散文《那些开在春天里的花》

2019-08-30 20:25 关键词:名人散文 分类:名人散文 阅读:129

近些年总觉日子急忙,不觉间一天曩昔,一年曩昔。你看,冬季的风还没有完全走远,满树的春花便已开放。

在我的四周,玉兰该是最早映入视线的花。先花后叶,如此的特性不失为生命的一种积极表达。那时,我清楚觉得东风还凉,枝条上就已挂满了豆大的骨朵。她好似在冬季里积攒了太多的希望,一刻也不肯等待,当他人还在梦里的时候,她便早早踏上了极新的路程。

若在之前,工作的老院子里是有一处水池的。夏季的水池荷叶茂盛,水池里的红鱼怡然得意。而春季,第一个叫醒我的,则是塘边的连翘。那时我把连翘和迎春花总也分清楚,倒也无妨,她们生着一样的颀长的枝条,一样的细碎的黄黄的花朵。虽在路上,远远望去,全部花圃却都因她的勃发而活了过来。不用静听,春季的军号曾经奏响,生命的气力自万千中央喷薄涌动。

接下来,就是我写过量次的木香,红色的花堆簇成丘,虽在春景当中,虽在邻人的墙头上,竟远看近看都映出满心的清冷,若一座没来由让人悲伤的花坟。

不管活在哪一个季候,人总该打起一些精神罢。

都说一年之计在于春,这春季的丹青虽看了又看,可每一年都有差别。究竟韶光荏苒,身旁的情况每一年都在变革。我眼中的花景,不再是孩童般的美丽与纯真。是如此,每一年都有一些逝去的消息传来。年老苍苍,落叶般离世。正值盛年的那些绿叶,也被偶来的风雨毁坏。或有幼年风华的青年,亦离殇般被一场春热带走。生命的门路上,没有谁能拦截它的向上,没有谁的大手,可以改写运气枯萎的故事。那是一份轻飘飘的存在。在生者的心头留下怀念与思考,生命之重,于光阴前行的路上愈发变得清澈通明。

而春季还在,夏天还在。

光溜溜的山坡上,几白天就变戏法一样满是绿意。小孩手里的风筝越飞越高,高到白云深处,高到蓝天更阔,大地更博。

窗台上粗心大意养着的吊兰,已陪我多年。它们总在冬季的严寒后绿叶丛生。它们的生命力实在顽强。虽然我也喜欢宝贵的花朵,却总觉谨慎伺候,即使开出美丽的花朵,还是少了一份生命的本真。于是我有一搭没一搭地给吊兰浇一点水。于是每每望着它们,就似瞥见了草泽山间的精灵,瞥见了一个个自在奔驰的身影。拘束,魔难,风雨。生命本色的存在,就是在如此的情况下依旧笑意绵绵,一起的讴歌清亮简朴。

来亦来,去亦去。

生命里本来就深藏着四时。东风送暖,在季候的岔口,满树的花儿笑作声来。身在其中,想到的除了生命的气力,更在满绿满红的景致中寻根而去。渐渐的,我已用年龄的伸展,感遭到生命的品格。于是闲静之时,我喜欢码字成行,喜欢把色彩一笔一笔种到画布之上。原偶然义的物资,渐渐化作精神的存在与表达。

多年曩昔,待我老得浑沌不堪,这些仍旧存在的纪录,总会提示我想起往昔的工作。一个一个的人,一场又一场春季。另有留在光阴深处的,那些相见或离别的消息。

联系邮箱:1390477380@qq.com 客服QQ:1390477380

2002-2019 Copyright © 恬园散文网 版权所有